「corralito」的可能性多高?

點閱數:395

硬ㄍ一ㄥ三年半後,主張對匯市要「包容與愛」的馬總,終於祭出「小cepo」:局部限制財團、人民囤買美金。 這一招似乎歪打正著,我們的「綠巨人浩克」總算恢復冷靜,阿根廷芸芸眾生暫時得以喘息。

不過還是得提醒各位,危機並沒完全解除,平行匯市「contado con liquidación」(一種靠買債券在海外套現的旁門左道)的匯率在9月6號仍然高達$65比索,這意味著市場仍然唱衰比索,看好美金。而這也是央行在同月12日祭出的新政,最主要要防患的對象,限制債券的炒買炒賣。

言歸正傳,相信很多人最大的焦慮是:讓人聞虎色變的「corralito」(凍結存款)會不會歷史重演?特別是10月的大選過後? 客觀的來說,「corralito」死灰復燃的機率不大,因為今天的金融系統的體質,確實是比2001年那一次好太多,儘管也還沒練到金鐘罩鐵布衫的程度。 當然,世事難料,這裡我們純粹只是以「可能性」來分析。

2001年
阿根廷金融體系之所以會在2001年全面崩盤,就是因為當時的人誤信了一個假象:都以為阿根廷銀行系統能夠「製造」出美金。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錯覺呢?我們先從「銀行存款準備金比」講起。
「銀行存款準備金比」,就是指商業銀行的初級存款中不能用於放貸的部分的比例,在2001年,這項要求非常寬鬆,只有10%。 當時這種不瞻前顧後的寬鬆規定,種下了危機的惡因。

舉例來說,國瑜在銀行存放u$s 100美元,根據規定,銀行只需將10%(也就是u$s10美元)上交給央行當儲備金即可,卻能爽爽的將剩餘的90%(u$s 90美元)拿去借給嘉瑜。
嘉瑜借到錢後,將這些錢放在銀行生利息,銀行將10%(9美元)交給央行後,又能將90%(81美元)貸款給文哲….

如此假性循環下去,讓阿根廷人一度誤以為阿根廷銀行有能力「生產美金」,殊不知這一切「攏是假」。 因為到最後你會發現,周轉來周轉去都是「同一筆美金」,一旦國瑜、嘉瑜、文哲…等等老百姓不再信任經濟體系,想把自己「存」在銀行的錢全部提領出來時,大家才會發現銀行根本沒有美金能退還給你,阿根廷銀行根本不是什麼美鈔印刷機,所以才發生了當時的擠兌、金融危機,於是De la Rua政府才頒佈「corralito」。

2019年
前文之所以說如今的金融體系體質較優的主因,在於今天的「銀行存款準備金比」被提高到50%,易言之,今天的銀行沒有那麼大的空間可以把我們存在定存裡面的美金拿去借給別人。 除此之外,如今貸款美金的門檻也大幅提高:銀行只肯貸款給那些能夠賺回美金的企業,例如出口商。

所以說,從比較客觀的角度來講,如今再爆發「corralito」的可能性是偏低的,不過….你知道的,阿根廷這個不按牌理出牌的國家,真的很難預測。